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代孕母亲 >
一个代孕的女孩变成了总裁的老婆
来源:http://www.swpetro.com   时间: 2018-06-28 17:59:30   

  这是一个关于代孕妈妈的故事。一个年轻的代孕女孩,最终变成了总裁的老婆。

       001神秘来电

  “喂,你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手机那头并没有传来任何声音,林惜以为是别人打错了电话—这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。

  将手机递给帮她整理婚纱的店员,林惜看向镜子里的自己,美丽而端庄,怪不得人说女人一生最美的瞬间就是穿上婚纱的时候。

  长发挽起,发间缀着珍珠,头纱垂地,镜子里一脸幸福的人是谁?

  是她啊,林惜,明天就要结婚的人,而她的新郎,是洛明川。

  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眼波中流转的是幸福的光芒。

  兀自陶醉其中,幻想着美好生活的林惜,却没有想到洛明川已经走了过来,从背后搂住她的腰,下巴就靠在她的肩上,而她穿着无袖抹胸的刺绣婚纱,却丝毫不觉得难受—洛明川的皮肤光洁,下巴也没有丝毫胡茬,皮肤白嫩得比保养得体的女明星还要好,每次看到有人说洛明川长得极像钟汉良,林惜都会忍不住争辩,她的明川明明比钟汉良还要好看。

  “林惜,你好美。”

  林惜转过身来抱住洛明川,一脸幸福之色。

  洛明川示意店员将一个藏青色包装精美的盒子拿了过来,随后打开,取出一条镶满细钻的蓝宝石项链,他刚准备给林惜戴上,却没有想到那项链却是突然断了。

  不仅是洛明川,林惜也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洛明川捡起来,眼色不明,林惜也知道项链突然断裂是不祥之兆。

  “明川,今天婚纱试得差不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正在沉思的洛明川看着林惜笑道:“好。”

  一旁的店员已经将他们的佳能相机递给了他们,这是先前洛明川给他们的,让他们多拍一些照片,回去给彼此的父母看看。

  到了车上,洛明川还有些失神,林惜不由得握住他的手:“怎么了?”

  洛明川探过身子一把吻住林惜,林惜一愣,却也还是十分配合,两人唇舌缠绵。

  “林惜,我们现在就去领证吧,民政局现在还没有下班。”

  原先他们是计划明天举办完婚礼之后就去领证的,没有想到洛明川却是这样急不可耐了。

  “好啊,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就去吧。”

  林惜的手机这个时候却又响了起来,又是那个陌生的号码。

  “喂,你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那边依旧没有声音传来。

  过了大概十几秒,那边便挂断了,林惜有些奇怪,也就将手机收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打了第二次了,却一直没有说话,可能是打错了吧。”

  “最近诈骗电话很多,你小心点。”

  林惜想起近来在报道上看到的诈骗新闻,随后便把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加入了黑名单。

  “我已经把它加入黑名单了。”

  来到民政局门口,但民政局却已经下班了,洛明川似乎有些失望,林惜便安慰道:“好了,迟一天领证又有什么关系?我注定是你的老婆,还能跑了不成?”

  洛明川看着一脸明媚的林惜,一把将她搂在怀里。

  “是啊,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?”

  后来洛明川才明白,原来这一切早有先兆,都是命中注定。

  洛明川的表情有些呆呆的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林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随后就对洛明川说:“今天你的好哥们有没有帮你准备单身party?”

  “那你的闺蜜呢?”

  两人心照不宣,随后洛明川就把林惜带到了指定地点一家叫做暮色的酒吧,临走前还不忘吻别,如胶似漆。

  林惜一脸幸福之色送别洛明川,而这个时候从酒吧里涌出她的闺蜜们,满是戏谑之色。

  “哎呀,能不能这么肉麻?”

  “虐死我们这些单身汪了!”

  “林惜,明天的捧花记得给我!”

  “也不知道明天的伴郎团颜值怎么样,值不值得下手?”

  ……

  林惜的闺蜜们簇拥着林惜往酒吧包间走,叽叽喳喳的十分热闹。

  不远处,一辆宾利车里,谢哲希眸色沉沉,尤其是知道自己的电话被林惜加入黑名单之后,脸色如墨。

  因为明天就要结婚,在场的未婚女性都将是她的伴娘,所以大家也不敢玩的太疯,酒也不过是助兴而已,多是说一些知心话,交流心得体会,尤其是已经结婚的人,更是在向林惜传授“驯夫”之术。

  听到闺蜜们各种各样奇葩的手段,林惜忍不住笑了起来,结果林惜身旁的李静—她是林惜大学室友,与林惜十分要好,她打趣道:“你们也不想林惜的老公是谁,那可是洛明川哎!我们D大永远的男神,如今更是D大最年轻的副教授,怎么可能是一般凡夫俗子,所以你们这些手段啊是不适用于洛明川的。”

  立马有人附和,这次是林惜的同事杨蕾:“可不是嘛,洛明川每天都会来接林惜,风雨无阻,有时候就跟演偶像剧一样,我无意之中看到他发的短信,满满的都是情话!若说是一年还可以理解,但你们要知道,他们都在一起三年了,还跟热恋一样,实在是羡慕死我们了。你说你林惜到底是前世做了多少好事今生才修到洛明川的?”

  林惜只是笑,并不说话,结果刘雨婷发话了。

  “哎呀,我们林惜也算是D大女神啊,而且现在是公司高管,配洛明川也是绰绰有余,他们之间啊,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,你们啊,就少眼红了。”

  “哈哈,是啊!”

  ……

  她们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他们之间的故事,林惜却是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
  在洗手间里,林惜也觉得这一切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,想到明天婚礼过后她与洛明川就是夫妻了,林惜心里满是就像是冒起了粉红色的泡泡一般,这么少女的形容实在是不太适合她这曾经的高冷女神,不过在洛明川面前她只是个幸福的小女人罢了。

  刚走出卫生间,林惜却被人一把拉住,随后那人便一把圈住了她,而她被抵在墙壁上,来不及反应就被人吻上,根本就来不及反抗,呼救更是不可能了,因为她险些被吻到窒息,内心的恐惧让林惜简直就要僵住了,而她的嘴里也有了酒精的味道,这让林惜清醒了不少,随后抬起膝盖一把顶上那人的胯部,但那人却是一把躲过,趁着这个空隙,林惜飞快地逃离。

  四处喧闹,她的喊叫也淹没在了喧嚣的音乐之中。

  站在原地的谢哲希面色不明,他轻轻擦拭了一下嘴唇,手上残留着林惜口红的颜色。

  隔了七年,林惜的味道并没有多少改变,依旧纯净,带有一丝清甜。

  林惜心慌意乱地回到了自己的包间,靠着门还在喘气,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  李静见到林惜连忙问道:“你怎么了?这么慌慌张张的?”

  刘雨婷也走了过来,看到林惜的嘴唇有些红肿,不由得问道:“你嘴唇怎么了?怎么感觉被咬过?”

  林惜连忙捂住嘴唇,随后笑道:“没有什么,不是流行什么咬唇妆吗?我口红掉了,于是就咬了咬嘴唇试试看这真正的咬唇妆,没有想到没有掌握好力度。”

  杨蕾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林惜,你还真是有创意!”

  林惜笑了笑,有些勉强,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,毕竟被一个酒鬼冒犯,若非她及时逃出来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而她也没有心情再进行单身party了。

  “姐妹们,我们早点回去吧,明天就是婚礼了,好好睡个美容觉,我做美美的新娘,你们做美美的伴娘与女宾,或许还能有艳遇哦。”

  众人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  一行人走出包间,林惜去付钱,随后告诉酒吧领班卫生间处有变态。

  回到家里已经快十点了,林惜的爸妈睡得早,所以林惜有些轻手轻脚的。

  躺在床上的林惜,对于明天满是期待,只是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是洛明川的晚安短信今天他送给她的诗--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

  今夜会是一个好梦。

  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,但她不是已经将那个陌生号码加入黑名单了么?

  “先生,这样一再的恶作剧好玩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希望您不要再打来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挂断电话之后,林惜将手机关机,随后陷入了美梦之中。

  明天,是一个好日子。

  E市的另一端,谢哲希的手机扔在一旁,而他站在落地窗前,眸色深沉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房间内一片黑暗,外面霓虹灯闪烁,如同白昼。